河南林州一位在逃人大代表的呼告(2)
分类:新酷科技 热度:

  近千村民签署****书的真相是,2017年9月份以来,上百名群众连续多日到街道办、派出所反映村里有人拿着****书征求村民签名,村民签名后了解到有人拿着他们的签名另有所用,大呼受骗,故另外搞了个集体签名,说明他们在****书上签名只是对修路表示支持,其他一概不参与。

  2017年11月28日上午,三位来京人员在编辑部与记者见面,由街道党工委副书记付三军补充介绍情况:以方何增为责任人的慈善中心超越了其职责范围,干涉了村委会的工作。南三村新农村建设中出现的所有问题均由方何增负责;慈善中心账目混乱,集资情况和资金使用情况均未向村民公布;慈善中心在自来水工程中破坏灌溉水渠100余米,致使200亩土地荒芜,两年没有庄稼收成;对牛瑞青等4户村民,每户强行多收1000元天然气安装集资款,即每户收了4900元,而其他村民每户只收了3900元;对方锁洲等两户村民投送恐吓信,低价收购其宅基地;两次强占村民菜地并将80多岁村民王三明打伤。

  记者注意到,回复函和付三军副书记未能提供相关证据,且未提及方何增及其慈善中心的退出和五人小组的成立和接替。

  从新闻报道角度看,街道和方何增一样都是当事方,由街道出面解释争议事项不具有公信力。

  村民代表:用事实和证据说话

  针对街道的说法,记者采访了方玉锁(五人小组组长)、方海周(慈善中心工作人员)、王玉存等村民代表和方何增的女儿方娇(正在德国留学的方娇中断了学业回国为父亲鸣冤),并请他们出具相关证据。

  以下是他们的谈话要点——

  慈善中心的工作仅限于民政部门和营业证规定的新农村建设,未越权,且终止于2016年5月前后。终止后,未完成的工作由新成立的五人小组承担。五人小组是郭金苏书记授意成立并经村民大会投票成立的。慈善中心和五人小组的工作由街道办直接领导。这些事实有相关视频和会议记录为证。

\


慈善中心4月21日张榜公布的账目

  慈善中心的财务虽然不够规范,但收入和支出的账目是清楚的,也曾两次向村民公布:第一次是2017年4月21日,由慈善中心主动张榜公布,有张榜公布的现场照片为证;另一次是2017年9月8日(此时公安部门已介入,方何增已出逃),由林州市纪委张榜公布。纪委张榜公布的那份是经纪委调查并由纪委制作的,有复印件为证。两次张榜公布的账目都显示,所有集资款包括方何增的捐款和垫资均用于基础设施建设改造,慈善中心没有赢利。

  方何增没有犯罪,即便慈善中心其他工作人员在工作中有违法行为,其领导责任也应该由街道办的领导与方何增共同承担,并可用其他方式处理,无需诉诸刑法。指控方何增犯罪,应该以事实为依据。林州市联合调查组和林州市纪委均对慈善中心做过调查,也未见其作出慈善中心或方何增犯罪或违法的结论。

  那段水渠的破坏者不是慈善中心,更不是方何增,而是靠近那段水渠居住的几户村民。他们抵制自来水工程,因此没有接通自来水。然而,工程结束后,他们又擅自接通了自来水。由于住宅在水渠那边,他们铺设的水管横跨了水渠。为了防止这截水管因为暴露在冰雪严寒中爆裂,他们又用碎石和水泥覆盖了这截水管,即填埋了这段水渠。此事发生后,方何增急村民和政府所急,曾自己出钱灌溉失水的农田,并安排慈善中心建设新渠341米。新建水渠341米之事,方娇出示的手机短信证明,来京面见记者的街道办副主任邓伟完全知情。

  慈善中心为400多户村民接通天然气均按每户3900元收费,并全部交给燃气公司,那是慈善中心与天然气公司之间的合同规定,3900元其实是代收。那4户也因抵制天然气工程没有接通天然气,后来后悔了,请求慈善中心给他们重新接通。但这时候工程已经结束,燃气公司规定,重新接通可以,但不再执行集体合同价。这就是多收1000元的原因。

  对两户村民投送恐吓信,低价收购其宅基地,两次强占村民菜地并将村民王三明打伤,更与方何增无关。

后记:有疑问待解

上一篇:河北宁晋县食药监局这家企业该去管管了! 下一篇:贵州习水县一煤矿粉尘污染严重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