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华西集团第四建筑公司害我无家可归!!!
分类:网络营销 热度:

听我泣血称述:我一家人是如何被四川华西集团第四建筑公司资产部蔡琳.l李萍萍一步步逼得走投无路的悲惨遭遇。
事情的经过是这个样子的,我叫杨明,是一名出粗车司机,原本一家三代四口就居住在天津市和平区蛇口道同发里3号楼,一套母亲名下的40多平米的住房里,随着女儿的渐渐长大,实在挤不下去了,我于09年租下了同在一栋楼的一套80多平米的房子,该套房子就是四公司在天津的房产。
2011年2月,四公司主管天津房屋的李萍萍经理告诉我说公司要出售天津的房屋,这让我一家喜出望外,随即他代表公司让我报价,可我多次报价后又不置可否,既不还价也不出底价,只是说已经报告给上级了,在等批复。
2013年5月,害怕节外生变的我去了绵阳四川永安建设有限公司找到了负责天津房屋的李萍萍经理,她仍告诉我公司出售天津房屋的计划没变,让我继续等待。
2015年4月,公司资产管理部杜航平副总经理和李萍萍经理来天津,在家里找到我,形成了口头协议,以120万的价格成交,产权变公产,费用各付各。让我赶紧准备房款,并将原来都是一年一交的房租改为只收四个月他说用四个月来办理房屋转让有关手续应该足够了,在临出门时还微笑着问我,这房子今后是不是该装修一下。
说实话,杜航平副总的话就犹如一颗定心丸,多年的期盼总算落地了,但是钱呢?女儿还在上学,母亲已经80多岁了,妻子是外地户口在津没有正式工作,自己只是一名出租车司机,本身有高血压、糖尿病,还在2013年做过心脏搭桥手术。无奈,只有在2015年5月卖掉母亲名下的那套房子来凑足房款。
但是,三个月过去了,半年过去了,九个月过去了......公司始终没人来办理房屋转让手续,我打电话询问杜航平副总,他的回答是:“应该快了,再等等吧。”
我整天提心吊胆的过着,诶......为筹房款,房子卖了,要是这房子出了差错,我们一家老的老小的小,不就无家可归了吗?
我的神经一刻也松弛不下来,当碰到公司来天津办事的彭进、谭浩,我也去问,他们安慰我说:“杜总是资产部领导,代表公司,说过的话不会有问题的。”
这些时间,面对家人的埋怨,亲戚邻居的责问,我无言以对,不敢想象以后的事,只是善良的想:四公司也是国有企业,我与公司既无仇也无利益之争,总不至于拿我们无权无势的小百姓开涮吧?
时间到了2016年3月,公司资产部总经理蔡琳带了一个女同志以及李萍萍经理来津找到我,说:“你家房子的事确实拖得太久了,国有企业是不会骗人的,我就是代表公司来处理天津房屋的,你准备好,随时配合我们办理过户。”
4月,回川的蔡林总经理以四川建设有限公司的名义,给我发了信函,信函中明确提出,我作为此房屋的长期租赁人,依法拥有优先购买的权利。
可随后的几个月,每当我打电话给蔡林总经理催问过户之事的时候,他总是借口太忙而闪烁其词。我的心仿佛压了块巨石一般,移不动,也碎不了,愁苦的等待是我唯一的选择。
直到2016年12月9日的晚上,我荣幸的请到了这位权高位重的资产部蔡总吃饭,他在饭桌上亲口告诉我“你家的房子总算是柳暗花明了。”
我不知道卖房的事在四公司有过多少波折,但是从蔡总的话里,我感觉到他肯定为我家的事操了不少心,于是,感恩戴德的我中途出去买了礼品送他。
这里有个不得不提的事实,自我卖掉母亲名下的房子准备钱后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天津的房价已经上涨了很多,那些钱,即使在远郊也买不上一套房。
再也等不下去了,2016年12月13日,我一家人带着准备的钱款来到了成都,希望尽早把钱交给四公司,将房子的事确定下来。
然而,第二天,也就是12月14日这位资产部蔡总却正色告诉我:公司在天津的五套房子已经与别人签订了打包出售协议,不能卖给我们了。犹如霹雳轰顶,老母亲和妻子承受不了这太突然太猛烈太沉重的打击,相继倒下。
是的,你蔡林可以悍然违法剥夺我的优先购买权,也可以强势践踏杜航平、 彭进、谭浩等人的承诺,也可以将你以永安公司名义发给我的公函当成废纸,但你12月9日晚上所说的话,难道也是屁话?
在这不得不提蔡琳指责我不交房租,请领导斟酌一下我想买您公司的房子怎么可能欠您房租?再有,2017年九月底李萍萍给我发的短信,明确的告诉我所有证据都在她那里
翻云覆雨,有这样玩人的吗?这位资产部蔡总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我满腹冤屈,强打起精神,拖着羸弱的身体,用轮椅推着屎尿都不能自禁的八旬老母亲,只希望找到四公司董事长问个清楚。
我们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小老百姓无权无势,也没多少文化,只知道遵纪守法,既讲不出什么道理,也不会耍很,就算是你蔡林砧板上的鱼肉,任你宰割、任你凌辱,难道我向公司反映一下实情也不行吗?
然而,这位资产部蔡总实在是能力通天,趁公司领导不了解天津房屋实际情况,借后期只有他接触到天津和平区高层房屋管理站的机会,大肆编造谎言,狐假虎威,利用房管站的部分政府职能来误导公司领导,欺骗公司领导,威压公司领导。并罔顾事实、颠倒黑白、四处造谣说我来成都是强买公司房屋的,连四公司同一座楼办公的邻居公司都觉得好笑:“这一家老弱病残怎么能强的了?”就这样,蔡林完全控制了信息和舆论导向,以致我在四公司苦苦等待了一个多月,也没见到公司董事长。
好在四公司董办谢主任动了恻隐之心,语重心长的对我说:“我很同情你家的遭遇,也不否认公司人员承诺过要卖房给你,但不是公司不卖给你,对公司来说卖给谁都一样,可天津房管站的要求是必须以公对公的方式卖出,不能卖给个人,所以只能卖给房管站,其实公司也损失了很多,也是极不情愿的。”
随后,我再次来集团见到了敬主任,敬主任也是说:“四公司来人汇报说了,这房子不能卖给个人,确实难办。”
2017年1月15日,疲惫不堪的我将信将疑的回到了天津。第二天我就去找到了房管站,房管站领导说房管站并没有就我家的那套房子与四川公司签署任何协议,你去找四川公司,他们该给你一个说法。什么所谓公对公的说法也是子虚乌有。
我马上打电话询问当时还在天津的蔡林,电话中,蔡林的蛮横嘴脸暴露无遗:“房子我已经卖了,就等着收钱,你能拿我怎么样?”
我承认我软弱,我承认我耍不了狠,难道这样就是你蔡林公然违反法律意志、公然违反公司意志,讲我玩弄于鼓掌之间的理由?我相信四公司的天,华西集团的天,中国共产党的天不是你蔡林一个人的天,绝不是你蔡林一手就能遮住的,总有云雾散开的时候。
春节期间,我收到了很多好心人的同情和帮助,这些人既有邻居,也有来自房管站、电视台、津房置换、法院的朋友,还有以前也想购买四公司房屋的朋友。因为他们的帮助,让我逐渐对四公司天津房屋的交易情况以及蔡林的险恶用心有了更清楚的认识,也激发我与蔡林这种欺上瞒下、内外勾结、恶意侵吞国有资产罪行作斗争的决心。
春节一过,2017年2月17日,一个叫管凯的人就带了一伙黑社会的人住进我家,拿出他与四川永安建筑有限公司签订的《房屋买卖协议》,说:“这房子现在是我的了,你赶快搬家。”
这个蔡林到底安的什么心?在四川,你用心良苦的使公司、 公司领导、集团、集团领导、相信并确信:房子不能卖给个人。然而,一转眼你就卖给了管凯?
利欲熏心,指鹿为马,强奸人意,欺上瞒下,顶风作案,你蔡林真是胆儿大的令人发指啊!
蔡林是狡猾的、阴险的。在后期,天津房屋进入实际性交易阶段,他不惜一切手段,打压并排除以前与房管站有过接触的并了解情况的所有同事,单独与房管站接触,然后编造谎言,控制信息,两头哄骗,以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
搬家······哪里是我家?大街上?桥洞?我能搬哪里去?没办法,只有与管凯带来的一帮黑社会共住一室,耗着吧,我一家人实在是无处可去。
无论通过什么手段,管凯买到了房子,房子已经是管凱的了,这是事实。
尽管我用了六年时间,尽管我依法享有优先购买权,尽管我两次去了四川,尽管我在成都苦苦熬了一个月,尽管我卖掉了母亲的房子,尽管我耗尽最后一滴心血,然而一家人还是被逼的走投无路。我无数次的想到死,想以死来唤醒四公司领导,以死来换取正义的力量······
或许是怕事情闹大了无法掩盖其内幕交易的实质,或许说为了让非法谋取的利益尽早变现,管凯与合伙人商量后,提出给我20万,条件是我不能再去成都找四公司,我不能答应。
2017年2月20日,我和堂弟来到了成都,次日我们将实名举报信地交给了集团纪委。
很快,四公司资产部姜书记、董办谢主任等人来到了集团,一见面江书记就气愤的说:“这办的叫什么事?明明说了只能公对公,只能卖给房管站,不能卖给私人,怎么还是卖给私人了?我已经骂他们了!”
而董办谢主任,当我将蔡林代表永安公司与管凯签订的《房屋转让协议》递交给他看时,他拿在手里,阴沉着脸半天没说出一句话,很久才叹口气喃喃的说:“这肯定有问题!”
下午六点多,饿了一天的我推着老母亲走在街上,四公司资产部办公室主任刘亚文找到我,将我拉到一边,说:“别再找了,你咬人家的脚,人家就会咬你的手。”我惨笑一下:“被你们逼成这样,家什么的都没有了,还怕什么?”刘亚文冷哼一声说:“你不是还有女儿吗?”我大笑。
看来蔡林一伙是急了,以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能吓到我,可我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晚上10点,一计不成又生一计的蔡琳从宜宾赶过来找到我们,说:“你那套房子,是天津房管站指定我卖给管凯的,我有电话录音作证。”
装无辜?难道你蔡林不知道这房子有多大的纠纷?难道你蔡林不知道这房子会给公司带来多少负面影响?这么大的事,你请示公司领导了吗?没有任何书面的文件,仅凭对方一个电话就让公司替房管站背黑锅?这不只是胆儿肥的事,而是蔡林一贯信口胡掐、两面三刀的自然表露。
于是,我堂弟说:“好啊,如果真这样,你就把房管站领导给你打电话录音给我们,或者出个别的证据也行,我去房管站找说法,我就不相信房管站敢在出于北京近卫的天津胡作非为。你拿出来,这事就与你无关了,与公司无关了,我们向你道歉,向公司道歉。”
蔡林支吾了半天,谎言当场被揭穿,他咽了口唾沫开始转移话题:“你们凭什么说我认识管凯?我于管凯根本不认识。”
此地无银三百两,我们谁问过他管凯的事?再狡猾的狐狸也会在慌乱时露出尾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无论你隐藏再深,真相总会水落石出的。
第二天,我们又去了集团纪委,纪委的人说集团已经展开了调查,让我们等消息。
调查是需要一些时间的,想到家里,妻子还一人面对好几个凶神恶煞的黑社会,我们又赶回了天津。
这一次,我答应了管凯提成的条件,我收了20万,这20万我留着证据,试想想,谁会在合理合法的情况下买到房子还给我20万?难道可以解释成管凯看我一家可怜而大发善心?不可能!20万啊,谁那么好心?
按天津同类房子现在的市场行情,这房子转手就可以卖到400多万,133万买进,其中有多少差价?20万,只是一伙人企图掩盖内外勾结,非法交易的一种手段,只是害怕事情闹大了有司法介入,他们的非法利益还没有实现就泡汤了。
其实,永安公司在天津的5套房屋,原本就是住宅,而整栋楼都是还迁房,20年来,房管站也一直是按住宅的收费标准向公司收取租金的,所谓非住宅不过是当时将承租权从个人过渡到永安公司的一种权宜之计。
这5套房子最初是金森公司抵交给永安公司的三无抵押房,永安公司当时为了明确资产权利,才自动放弃产权索求在房管站办理了公有产权,房管站白白享受租金收益,所以公司与房管站一直有默契,房屋承租权可以随时转让,并且转让房屋承租权时比照住宅性质办理,这可以在和平区房管站于2013年1月24日给永安公司请求转让房屋承租权的报告回复中得到印证,而这些情况在蛇口道社区也基本上是家喻户晓。
在天津,公产房房屋的承租权可以买卖,承租人也可以只需支付很少的手续费购买公产房产权,所以,公产房的交易价格基本上与私产房的交易价格差不太多,这从2013年3月天津天元评估事务所出具给永安公司的房屋估值报告中得到印证,估值单价1.8万每平方米,当时同地段的二手商品房价1.9万每平方米。
本来并不复杂的情况,却因为四公司领导病不了解天津地方的政策和房屋的历史渊源,被蔡林一番天花烂坠,给搅得云笼雾罩、昏天暗地。
作为资产部的负责人,自然了解房屋的情况和历史渊源,不管是出于公司法规还是个人职业操守,蔡林都应该知道永安公司与房管站多年一直的默契视为公司机密而保守。但是蔡林却反其道而行之,四处带人去‘津房置换’,佳诺等多家房屋中介散布机密信息,导致房管站有关人员处于被动而愤怒······
难道是蔡林经验不够、修养不足导致的工作失误吗?不是,这正是他处心积虑的精心策划。
他就是要房管站迁怒于公司,让公司领导知道,这些房子是有问题的,有麻烦的,并不是想象的那么值钱······要抓鱼,得先把水搅混,蔡林深谙此道。
这样,本来上好的优质资产被蔡林硬是说成了问题重重的不良资产,你看这些房子啊,又是公产又是非住宅而且房管站还不配合,我要是能卖掉了就算是烧高香了,至于我怎么卖,卖多少钱,卖给谁,领导你就不用过问了。
不过即便如此,集团肯定是有一整套国有资产处置方法和程序的,如果四公司坚守集团规章制度,采用公开竞价招标的方式来处理这些资产的话,那么四公司的损失也不会有那么大,因为在天津,有意购买这些房屋的单位和个人比比皆是,不然,我也应该不会得到那么多人的帮助。
就算是不走公开竞标的方式,也不管卖给谁,做一个市场价评估也是可以的吧,2013年都估到1.8万每平方米,时隔几年,天津的房价早就翻了个翻,你四公司卖的是什么价?应该都不好说出来吧。
是儿卖爷田不心疼还是家贼难防?
四公司看似部门健全,可你们的事前、事中、事后监督机制,都到哪里去了?
但不幸的是,市值两千万的5套房子最终还是被蔡林暗箱操作了。
现在,据我们将情况反映给集团纪委已经过去九个多月了,我想问纪委的官员同志,你们到底调查了吗?我没有得到任何消息,也没见纪委的同志向任何知情人了解情况。所谓官官相卫的事、肉烂在锅里的事、家丑不可外扬的事,这些事在戏里常有,世里往往也常有;人情关,世交关,裙带关,关关难过。大概不会也是做做样子走走过场就了事吧?
若如此,集团纪委就欠我们一家人一个公道。
所有证据都在我手里!!!
详情可打电话:13920559159
 

上一篇:我太爱你了,所以要伤害你 下一篇:环境保护部召开部常务会议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