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米克投稿网

鲁米克投稿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创业故事 >

「选票不以民意为转移」的困局

时间:2018-02-12 15:3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织梦58 点击:
2018年02月12日 04:10中国时报 张登及 「形势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是一句宿命论色彩浓厚的谚语。用在国际关系分

2018年02月12日 04:10 中国时报

张登及

「形势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是一句宿命论色彩浓厚的谚语。用在国际关系分析上,通常是说国际权力结构的力量,严格地限制了决策者。但是谈到国家内部,特别是现代多党制民主,人们则习于反过来相信选举总是彰显民意。「民意如流水」,人民意向的动态性恰恰是主体性的展现,政党与政治领袖必须诚恳倾听,才能赢得民心,也才能赢得选举。

不过仔细考虑近期国内政情,这种民主常识似乎正在悖离现实。也就是说,民意支持与否、满意与否,政治领袖未必需要太多顾虑。而且这样的现象,近年来也在其他民主国家出现,例如日本安倍首相在选前不支持率超过支持率,又如美国上次大选,绝大多数专家根据民意调查,铁口断言希拉蕊大胜,但开票都与看似明确的民意明显背离。这些情况不由得使我们沉思,选举与民意的深层关系是什么,民主制度要如何才能有效回应民主价值。

国内的情形比日、美更加微妙。目前许多背景不同的机构调查,政府支持度与满意度都偏低,主要反对党也未因为这样的变化接收了民意的支持。混沌局面,眾说纷纭。但是看起来朝野领导层也不特别忧虑,其自信有些像是「选票不以民意为转移」。而且还有些做法是要减少选举频率,但大量增加公投的频率,使民意只能繁复地「决事」,但减少「换人」。「决事」看似简单的二分法选项,又藏着引导性的文字游戏。多「决事」少「换人」,更像是在推卸责任。政治菁英这样看似顽强的自信,与瀰漫台湾社会的无力感,形成一种沉闷的困局。但是毕竟台湾的选举和公投一如美、日,多数决「程序」已经相当稳定公正,广受西方认可。那么这种异相应如何解释?或许有两种完全相反的答案,都是对的。

「选票不以民意为转移」的第一个解释是「总意志」(general will)。这种信念是认为选举,尤其是民意的全国性指标,如总统与立委总席次,其选票反映的是国民「总意志」,也就是长期政治版图的趋势。如果是这样,竞逐总意志的政党不仅不需要在意个案议题的得失,反而应该坚持与总意志的趋势相配合的政策决断。短期民意不满的政策分歧,应在选间期技术切割。与总意志趋势相悖的竞争者,当用程序合法方式加以管控,使知大势所趋,觉悟转型。「总意志」指导的大战略,是使竞选期的资源更集中于证实总意志。

「选票不以民意为转移」的第二个解释是「偶因论」(contingency)。偶因论不是反对民主政治,但是与「总意志」正相反,它不认为存在稳定、单向的版图与趋势。它最经典的见解,或者是相信蜜月期总会过去、相信策略(含泪)投票力量强大,乃至钟摆效应总会发生。那么「偶因论」主导的竞争,就不用考虑「总意志」的内容。因为选举事务本质是战术,战略只是较多局部战术优势的总合。操持者只要固守基本版图,避免冒进犯错,同时等待对手因「偶因」而犯错,再行批判、收割。

先姑且不论总意志与偶因论,谁与如同流水般的民意更加契合?我们至少可以知道,一个政治共同体的主流政党如果都诉诸总意志,不免会沦为简化的理念号召下民粹的对决,社会更趋极化与动盪。近年美欧某些政党诉诸反移民、反全球化的民族主义,殷鑑在前。反之,如果主流政党都奉行偶因论,则政党与等因奉此的官僚无所差异,政局不免暮气沉沉,民意只是需要满足的琐碎人情。

笔者相信无论是哪一种「选票不以民意为转移」的逻辑,当然都不受民意的主人─选民的欢迎。因为两种答案都不是认真关心每一个真实的「人」的感受与看法,却去诉诸武断的主观论与盲目的机械论。虽然现代民主已经发展出丰富的论述和工具,以各种赋权、对话和参与试图挽救以「选票」代表民意的严重不足。然而政坛攻略斧声烛影,中、美棋局风云变幻,内外情势似乎到了只争朝夕的局面。那些多元以上、实效未满的民意巧思,显然缓不济急。

如果这两种逻辑一时不能改变,至少让它们为民意而相互制衡吧。

()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