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在救护车上的巴勒斯坦病人:几公里路要走半小时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我的目标是把病人送到医院去。”

今年48岁的叶海亚·穆罕默德是一名救护车司机,他的救护车是位于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临时首都拉姆安拉(巴勒斯坦宣布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附近的几个村庄里唯一能使用的救护车,9000多人的生命都完全依靠这一辆车。

13年来,叶海亚的这个目标从没有变过:把病人送去医院。在一个和平的地区,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但在约旦河西岸,这远非一件易事。

被检查站阻拦的救援之路

约旦河西岸地区是巴勒斯坦的主要领土,但是在1967年第四次中东战争后,以色列占领了这一地区。从那时起到现在的几十年间,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地区兴建了大批的犹太人定居点。而在巴以冲突加剧的过程中,以色列以加强定居点安保为名,在约旦河西岸设立了许多检查站。如果巴勒斯坦人想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就必须经过这些检查站,以色列军警会查验他们的通行证,甚至拘押那些被认为可能会做出危及以色列人安全的巴勒斯坦人。

死在救护车上的巴勒斯坦病人:几公里路要走半小时

约旦河西岸的以色列士兵/TRT

“通过以色列检查站要花很长时间”,叶海亚告诉搜狐号“望远鏡”。一般来说,他将病人运到医院仅仅需要8到10分钟的时间,但是因为检查站的存在,这个时间会延长至半小时以上。“作为一名救护车司机和医护人员,接到病人的前十分钟就是黄金时间,但如果你在检查站浪费我30分钟的时间,这不仅会让病人处于危险之中,他们的家属还会因为我们没有按时将病人送到医院而对我进行侮辱。”

据叶海亚说,检查站查人查车从来不会有所区分,就算是救护车,以色列士兵也会当作普通私家车来检查。每一次检查在叶海亚看来,都是一种故意破坏。“他们会把我的车弄得一塌糊涂,甚至还乱扔车上的医疗设备和药品。我必须花很长时间把车里的东西都收拾好,避免有物品砸到我的病人身上。所有这些被耽误的时间,我都要全权负责,”他说。

“我只能认为那些以色列人就是故意的,他们在阻碍我工作”,叶海亚无奈地说到。

被军警拦下的救护车

甚至连鸣警笛也不能让以色列人放行叶海亚的救护车,相反,只要他开始鸣警笛,以色列士兵就会阻止他并对他进行盘问。“在紧急医疗情况下,我必须要鸣警笛,但他们没有权利来浪费我的时间,这会导致我的病人死亡的。你看看其他发达国家,只要出现救护车,所有的车都会让路,可我们呢?”叶海亚说道。

2014年,叶海亚曾经在美国的新奥尔良做过一个月的志愿者。据他回忆,在那里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些障碍。美国的警车会在救护车旁边护送他们,而他们也不需要因为着急而不得不鸣笛。

“我并不要求以色列士兵会开路护送我们”,叶海亚说,“我只有一个简单的想法,希望他们能让这段10分钟以内的路就在10分钟内走完。病人因为没有及时赶到医院接受治疗,常常都会死在我的救护车上。”

“我们请求过国际红十字会来解决这个问题,但每次他们都是答应的好好的,却再也没有反馈”,他说。

“我害怕子弹”

对于叶海亚来说,人身安全恐怕才是最大的问题。在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人与以色列人发生冲突几乎就是家常便饭。但这种冲突注定是不对等的:巴勒斯坦人只能用石头攻击以色列人,而以色列人却回以催泪弹和橡皮子弹。让叶海亚胆战心惊的是,即便是救护车,也会遭到以色列人的攻击。

叶海亚回忆说,有一次,以色列军队朝他发射了一颗催泪弹,导致他失去知觉长达12个小时。至于救护车的车窗玻璃,已经不知道被以色列军警砸碎了多少次。

“以色列军队总是向我们发射催泪弹和橡皮子弹”,他说,“他们还多次向红十字会的人开火,就因为他们在救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他们从来不区分救助人员和扔石头的示威人群。有一次,我要去一个巴勒斯坦人被以色列士兵枪杀的地方接病人。当我们到达现场时,那些士兵竟然向我们的救护车开火。”

在这次行动中,叶海亚终究没有接到他要接的伤者。事实上,那名伤者在他赶到时已经死亡,但以色列军警不允许他接近死者,甚至用枪顶住了他的头。

“就在距离那个死亡的巴勒斯坦人躺的地方200米远,我并强制勒令回去了”,他说,“也就是因为这个,那个人的家属一直在埋怨甚至是侮辱我:‘你是救护车司机,你为什么没有把他带回来?’”

上一篇:北航教授回应被举报性骚扰女学生:没做过违法的事 下一篇:春运首日火车票明天8时起开抢 1月17日可买除夕票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